裙摆^ ^

【超级制霸】 我喜欢白色球鞋和你 (校园/学霸橘x学渣农)

流水账/起名废/ooc我的/xxj渣文笔✋🏻




1.
终于在被同桌尤长靖捏了5次手臂外加桌子底下暗暗踹了2次依旧没有反应后,又一次在课堂上睡着的陈立农同学终被忍无可忍的李荣浩老师轰了出去。

陈立农站在走廊里随手抓了抓被压乱的头发,咬着笔杆开始构思这一回的2000字检讨。

突然,陈立农同学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身影。
是个男生,身型高挑清瘦,背很直,目测一米八至一米八二,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一头扎眼的蓝紫色头发,挽到臂弯处的白衬衫解开了两粒扣子,抬手遮着阳光的手腕上的手表折射着耀眼的光。脚上的白色球鞋——新上市的他提前一天去排队也没有买到的三叶草限量版球鞋!!

陈立农回头瞥了一眼口若悬河的老师,弯下腰快速走过走廊,然后咯噔咯噔地向楼下跑去。

 “我认识你吗?”茫然的语气显然不是装出来的。对方实在回忆不起来什么时候跟半路杀出来的陈立农结了梁子。
他皱起眉:“同学,你有事吗?”
在终于弄清楚“原来自己脚上的这双鞋是眼前的人死都想要的限量版鞋子”后,那男生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个状况是——陈立农坐在单杠上晃着腿侧过脸来微笑着问:“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回顾陈立农同学17年的人生,笑眼弯弯露出大白牙,美好又温暖的笑容还没有任何败北的纪录。就像是早在幼儿园时代白喝了前桌许凯皓几个学期的草莓牛奶,还是近到现在每天接过班里女同学奉上的作业。

被陈立农直直的盯着,男生不自在的偏了偏头错开他的眼神,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说:“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给你吧。”
 “你......”
 “要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走了......”
 “你这个人真的很烂!”气鼓鼓的陈立农跳下单杠一脚踢向对方的膝盖,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掉头就跑。

几天之后的体育课上,当陈立农看到悠闲地坐在篮球场边的人时,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好巧。”男生抬起头来看了看他,语气里没有过多的情绪。
陈立农坐下来丢了一瓶水给他“水买多了。”撒了个很蹩脚的谎是一下子就会被看穿的。男生笑着接过了递过来的饮料。
东拉西扯了几句以后,球场上跑下来一个人,朝这边喊:“林彦俊!上!”
男生应声起来,晃了晃手里的瓶子,微微扬起嘴角冲陈立农说:“谢啦!”跟那人击了掌就上场去了。

接下来的一节数学课上,陈立农同学十分争气。没有从上课开始就趴下睡觉。
尤长靖手里写着笔记,好奇地问:“农农,你在干什么啊?”
“就......”一口气说完了大致经过。
趁着老师板书的空隙,尤长靖兴奋地转过头接下问:“林彦俊,我有看见过他哎…真的超级帅,看到他我少女心都要出来了…”
 “也就那样嘛,还没我高呢,而且你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少女心啊。”陈立农比划着,一脸认真的将手停在了比自己低一点的高度。

陈立农撑着腮随手翻开了笔记本,用笔毫无意识的乱画着。脑子里都是林彦俊在球场上穿梭于人群之中的身影,比如三步上篮后稳健落地时被风灌起的球衣,还有扯起衣角擦掉额头的汗,仰起头把汽水一饮而尽的样子。

“林彦俊.....哪个彦?哪个俊?其实他好像还真的蛮好看的哎……”


2.

接下来的日子被期中考试弄得焦头烂额。在数学考试时,陈立农照例捡起来从旁边扔过来的纸条,刚要打开时监考老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陈立农站在宣传栏前看着自己成绩栏里那个显眼的“0”。作为一名体育生,本来也没什么好失落的。可问题是他注意到了旁边的,是这次高三统考的前十名名单。排在第一位的是那个名字,原来那三个字是这么写的啊。

班主任还是例行公事地把陈立农叫到了办公室。
陈立农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刚好遇到从隔壁办公室出来的林彦俊。同样是来办公室,原因却截然不同。她瞥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传说中的A大自主招生考试报名表。
当初尤长靖跟他提起这事时他还颇为不屑,这种事情和高一的学生没关系的啦。况且A大是出了名的高门槛,整个年级也只有三个名额而已。
 “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啊。”陈立农尽量保持着调侃的语气,眼睛却已经酸酸的,因而也不敢抬头。

沉默中,自己突然被人拉起了手开始往楼梯走。

是天台。
双方这时才发现,原本以为是自己的秘密基地的地方,其实一直与另一个人共同使用着。
 “说不定这里也是其他很多人的秘密基地啊。”陈立农盘腿坐下,声音轻快了很多。

林彦俊靠着墙坐下来,双手交叠放在脑后,迎面吹着风。“我觉得,”林彦俊望着渐渐变了颜色的天空,“你当初来和我要鞋子的时候,不是挺威风的么。如果你能像当初那样勇敢的话,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吧。”
 “你不是也没把鞋给我吗。”
 “如果你想做的事情做到了,我就考虑把鞋子让给你怎么样?”
 陈立农埋下头去没有再说话。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林彦俊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几句话。最后对着陈立农说“试试看”就走了。
 “好.....你不能反悔阿!”


3.
也许时间本来就那么漫长,只是以前的他从来没注意过而已。
距离下一次的月考还有四天,但陈立农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到那个人了。林彦俊。

单手转着钢笔,突然指尖一顿飞速在面前空白的纸张上流畅的写下一排排计算公式,没过一会儿陈立农把笔杆往桌上一扔,牵起嘴角露出微笑,明媚得不可思议:“我果然是天才!”
面对这样的转变,尤长靖在心里默默地想,最近是见鬼了?

但是在考试结束后的第三天下午,被等在门外的林彦俊拦下询问“陈立农在哪里”之后,尤长靖大概好像知道了什么。
 “农农啊,他被班主任叫去了,可能要挺久才能回来。”
 “这样啊,没时间了。”他似乎很为难的样子,迟疑中拜托尤长靖,“请转告他回来以后到学生会活动室去!”
 “行。”
没时间了?尤长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哼着歌走回教室。再等想起来有那么回事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尤长靖支支吾吾的向陈立农解释了事情之后,陈立农在课堂上就立刻冲了出去。


 4.
在学生会活动室里见到的是上次在篮球场见过的那个男生。
对方看见满头大汗的陈立农,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忍了下来。明明只要看他那副“你怎么才来”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了,陈立农还是抱着一丝期望问道:“他已经走了?”
 “嗯。”
 “他是三年级八班的吧,我去教室找他!”
 “教室?你不知道啊?”
 “什么?”
 “他已经走了啊。A大的招生考试,彦俊得到了提前录取的机会。而且作为交流生一定要提前到国外去,今天是告别的。”那男生继续说下去,“本来他是想等你过来的......好像有什么话跟你说吧……喏,这个是给你的。”看着眼睛红红的陈立农,那男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递过来一个纸袋。

抽出纸袋里的东西。是一盒巧克力,一瓶草莓牛奶和一双静静躺在盒子里的三叶草的白色球鞋。

陈立农抱着那双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鞋子,吸了吸鼻子低声说:“什么人啊......我才不要这种二手货。还有......你别以为给我买了草莓牛奶就可以收买我.......”手里的成绩单已经给捏皱了,“我想第一个给你看的啊......大烂人林彦俊……”
 
门吱呀一声开了,随后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朋友,在背后说别人坏话是很不好的行为。”

此时阳光正好透过窗子晒进来。
 
End.


评论(7)

热度(125)